539

良人属我
by焦婆婆
lof上的小伙伴们好~这里焦婆婆,婆婆觉得小伙伴们不是很喜欢良人这个小说,所以婆婆虽然会继续写下去,但不会在lof上发表了,之前发表的几章婆婆也会删除吧,在这里,婆婆谢谢看过良人的小天使们,爱你哟

良人属我
by焦婆婆
4
“同学们,上课!”
“起立”
“老师好”
“同学们好,请坐。”
开学第一天,枯燥而又乏味。每个老师的开头都是一样的自我介绍,然而,这原本短暂的四十分钟,就在这自我介绍中过去了,显得格外漫长,毕竟谁也不想盯着几个三四十岁的人,听他们自我介绍,又不是偶像演唱会。除了⋯⋯
“哇!白依依化学老师好温柔啊,好有气质。”
“地理老师好年轻,好帅啊,白依依你说是不是。”
“语文老师好做作啊,不喜欢她,白依依你说呢。”
白依依第一天这几节课都在单霏霏的吐槽中,无奈却异常开心的就那么度过了。
“大家下了这节课,好好想想一会班会课的自我介绍。”班主任的物理课刚打了下课铃,就传来了如此这般的噩耗。
“啊?老班你不会在都我们吧”“是啊是啊”“高中生还自我介绍?”班里是不是得传来同学们的抱怨声。
“卧槽?!自我介绍?我真的是上了高中而不是回到幼儿园吗?”白依依的耳边传来了单霏霏滔滔不绝的吐槽声。白依依的内心也绝对是崩溃的,以白依依的性子,在这么多人面前自我介绍还不尴尬死。
“铃铃铃”噩梦般的上课铃响了起来。“好!同学们,来自我介绍吧,就从这边第一排开始吧。”班主任很随意的指了一排人,就开始了自我介绍。
一个一个的同学上去,看着同学们不自然的表情,紧张的语句,机械的步伐,白依依心里更是没底了,相反一边的单霏霏倒是老神在在的,仿佛根本没她的事。
“下一个”轮到白依依上台自我介绍,白依依在心里深呼吸了一口,走上台去。“大大家好”白依依显然很紧张,说话都磕磕巴巴的。“我叫白依依,很高兴认识你们,谢谢。”白依依一鞠躬,草草结束自己的发言,然后傻愣愣的站在讲台不知所措,渐渐羞红了脸。
“好,谢谢白依依,下一位。”老师显然也看出了白依依异常的紧张帮忙打了圆场。白依依在心里说了句万岁便下了台。
“嘿!大家好!我是单霏霏!”这一次轮到单霏霏了,与白依依的紧张不同,单霏霏格外轻松,灿烂的笑脸赢得了不少好评。“中国一共十三亿人,很开心可以在这几小的概率里,与你们四十多位同学一起度过高中生活。”单霏霏在讲台上一边笔画一边说,游刃有余。“昔我往矣,杨柳依依;今我来思,雨雪霏霏,依依霏霏。所以我更庆幸遇到了我的同位白依依。”单霏霏开始一直因为刚刚的自我介绍而低着头的白依依。白依依听到微微一愣,抬起头,正好跟单霏霏的视线对上,单霏霏一笑,又是那灿烂的笑容,白依依不仅也回了一个笑。
“好了,我的自我介绍就这样咯。”单霏霏一个帅气的媚眼抛出,结束了自己的发言。
下了台的单霏霏,坐会自己的位子,对白依依说:“昔我往矣,杨柳依依;今我来思,雨雪霏霏,依依霏霏,看来我们做朋友的缘分是天定的哦。”白依依一笑,坚定的点了点头。
不止朋友的缘分哦~

良人属我
by焦婆婆
[3]
跟别的学校不一样,白依依的学校开学并不是军训,而是先上一周课,第二周才军训。
白依依坐在去往学校的公交车上,以白依依这内敛的性子,第一天上课不免有些许紧张,想着一会要上的科目,想象着即将见得的老师会是什么样子的,想着要怎样跟周围同学相处,想着想着便想到了自己的同桌——单霏霏。
白依依觉得,单霏霏这个人很神奇,很逗。白依依从小就是那种很内向的人,默默地自己待在角落里。而单霏霏无疑是第一个就那么闯入她的小角落里的人,那抹笑容,就那么硬生生的映入白依依的眼眸。白依依因为刚接触单霏霏谈不上来有什么感情,只是觉得她很亲切,很崇拜,也很羡慕,而这个亲切神奇的单霏霏此刻还在睡大觉。
“单霏霏!你也不看看几点了,赶紧起床!”单霏霏的妈妈无奈的喊着单霏霏起床。“哎呀,妈,这才几点啊,我现在放假又不上学,起那么早干嘛。”单霏霏迷迷糊糊的醒了过来,又迷迷糊糊的睡了过去。“放假?!单霏霏你做梦呢?!你昨天报道今天上课你忘了吗?!”单霏霏的妈妈气急败坏的吼着自家闺女。“哦……对⋯⋯什么!今天上课,我的天!”原本还迷迷糊糊的单霏霏瞬间惊醒,飞速的刷牙洗脸,几口吞下自己的早餐,拿起书包,冲出家门,骑着自己的电动车就走了。“你路上慢点!注意安全!”单霏霏越骑越远,身后的妈妈也渐渐变成一个小黑点,只有耳边还有妈妈那一成不变的啰嗦话语。
“哟~白依依~”单霏霏推着她的自行车跟白依依打招呼。“嗨”白依依刚下车就看到了单霏霏。没错,单霏霏就是那么快得到了学校,为什么?因为家近啊。
其实白依依单霏霏所在的学校,不是什么重点高中,只是个普通的二类学校。白依依学习很认真但是脑子不是很聪明,所以学的并不是很好,考上了这所学校。而单霏霏明明可以上重点,却因为这个学校离家近,可以多睡会,便极其任性的报名了这所学校,当时单霏霏的母亲可没少念叨单霏霏。
待单霏霏把自行车停到停车场,俩人便并肩走向教室。班里陆陆续续来了一些同学,只是因为大家还不是很熟悉,所以班里异常安静,每个人都在自己的座位上整理书本,看书,学习。 白依依单霏霏也做到自己的座位上,整理书籍。
“同学们都来了啊。”班主任进班了,班主任衬衫牛仔裤运动鞋的打扮,显得很年轻,如果忽略那微微凸起的肚腩。
“你是我的小呀小苹果~”不知是哪里传来的手机铃声,全班顿时哄堂大笑,刚开始那一丝丝尴尬的气息也慢慢消散,同桌之间也都相互吐槽交流。只见班主任默默的拿出手机,接起了电话。“哈哈哈哈哈哈哈,咱班主任这个手机铃声太接地气了。”
单霏霏自然不会放过这个大好时机,不停的对白依依吐槽。
没想到我们班的同学老师都是一群逗逼。白依依默默在心里吐槽着,我到底是来到了一个怎样的班级啊,白依依有些崩不住的笑了出来。
自然是一个很神奇的班级咯。

良人属我
by焦婆婆
[2]
  
“我们是高中认识的⋯⋯”然后老太太给我讲了一个很美好的故事。
九月一日,开学的日子,白依依站在高一十班的班门口,这就是我以后我要生活的班级了吧,白依依心里想。白依依深吸了一口气,抬脚迈进了班级。班里只有寥寥几个人,白依依选择了一个靠门的角落坐下。没有像其他人那么大胆的打量四周,白依依小心翼翼的看着自己眼前仅能看到的那么一点点景象。人慢慢的来全了,忽然之间班里安静下来了,白依依抬头一看,一个很严肃的男老师走进来了。“下面我点到名字的同学上来把自己的名字划掉。”白依依悄悄打量着走上来的同学。
而在班里在点名的时候,走廊里有一个极速移动的身影。啊啊啊啊啊,高一十班到底在哪里啊!单霏霏
  在心里咆哮着。单霏霏现在绝对是崩溃的,她其实很早就来了,但就是那么迷失在了自己以后要生活的校园里,而且暑假学校开放日的时候她还来参观过校园。完了完了,开学第一天我就迟到了,太丢脸了。单霏霏在心里默默地吐槽着自己。
再看看班里,“白依依”依依微微一愣,便走向讲台,好紧张啊,依依心想,那么多人看着我。依依看到花名册,划掉了自己的名字,便匆匆下了讲台。
刚回到座位,突然身边的后门开了。一个人坐到了自己身边的位子,白依依虽然好奇但还是不好意思的大量身边的人。“嘿!同学,你叫什么?”一个悦耳的女声响起。“我叫白依依。”“我叫单(shan)霏霏。”
“‘昔我往矣,杨柳依依;今我来思,雨雪霏霏’”白依依像是喃喃自语般说出来。“依依霏霏,这就是缘分啊。”大概是单霏霏的话太有亲和力了,白依依终于抬起头看像单霏霏,而那一眼便是万年,那灿烂的笑容,直射白依依的心房。
“呐”白依依戳了戳单霏霏,指了指讲台“你去前面划名字了吗?”白依依大概已经将单霏霏看做是自己的朋友了,所以才敢主动说话。“卧槽!还要划名字。”单霏霏顿时感觉一脸懵逼。
单霏霏大跨步的走到讲台,“老师,我划名字。”“你怎么来晚了”“嘿嘿嘿,没找到教室。”单霏霏不好意思的摸了摸头。
白依依趁着单霏霏上去的时候,才大量了她。白体恤,运动短裤,一个马尾随着单霏霏的动作摆动着,很瘦却显得很有力量,浑身上下充满活力。
“你回去吧。”单霏霏划完名字后老师对她说。 单霏霏不好意思的吐了吐舌头,一边挠着头一边往回走。“好了大家都出去,我们要排座位了。”老师收起花名册,站在班门口,看着学生一个一个的走出去。
哇!好萌啊!这是单霏霏看到白依依站起来后的第一反应。目测160+正好比自己矮一头,瓜子脸,大眼睛,长睫毛扑闪扑闪好可爱!我决定了我要跟白依依做同位!
单霏霏跟白依依走出班门后,看到班里同学都在外面了,这时候班主任发话了“按高挨个站好。”同学们都自发的找到了自己的位置,忽略一个想要跟萌妹子做同位所以不要脸站到了前面的某只。班主任苦笑不得的看着因为不是按高挨个站所以假装看风景努力减弱自己存在感的单霏霏。“同学,你是不是站在这儿太高了?”白依依回头看了一眼单霏霏无奈的笑了笑。“老班,我想跟她做同桌嘛~”单霏霏只能靠卖萌装可怜博取老师的同情了。“好了好了,你就站那儿吧。同学们进班按现在的位置依次做好。”同学们一个个的进了班,找好了自己的位子,单霏霏也如愿的跟白依依做了同桌。
“以后大家就要一起度过高中生活了。”班主任说着报道这天最后的那一成不变的台词。“好了,放学!”
“白依依,日后请多多照顾啦。”
昔我往矣,杨柳依依;今我来思,雨雪霏霏,依依霏霏,心悦君兮。

良人属我
by焦婆婆
1
“如果病人自己不配合治疗,我们也无能为力。”我是一名护士,可是我所照看的病房里来了一个奇怪的病人。
这个病人晕倒在养老院里,被送来后,却不接受任何治疗,也没有任何亲人朋友来看她。我听养老院的院长说,这位老太太自己去养老院填的单子自己交的钱,她到养老院三个月,没有任何人来看望她。
可能是习惯了孤独,可能是孤独太久。老太太在医院里也不跟别人交流,只是点头摇头。每一天都静静的静静地等待着即将到来的死亡。在她的脸上看不到一丝的生气。然而她的平静会因为一张照片而改变。我说的那张照片上有两个女孩,一个笑容阳光灿烂的,一个笑容腼腆的,在她俩中间还有一只狗。每一次老太太看着那张照片的时候,脸上洋溢着幸福的笑容,每一次老太太都会轻轻的抚摸着那张照片,如果真的有走马灯的话,老太太眼前一定放映着那些幸福快乐的回忆,如果忽略老太太眼角泛着的泪花。
那张照片对于老太太一定很重要。有一次正好轮到我值夜班。我看到老太太的病房里还亮着灯,便从门上的那个小窗看了一眼。老太太躺在床上,紧紧的抱着那张照片,眼泪顺着脸颊滑落,身体颤抖着,好像在压抑着自己的情绪,可是老太太的嘴角却是上扬的,我觉得老太太的泪是幸福的象征吧。我没有推开门打扰睡梦中的老太太,我觉得,老太太的梦魇一定是她所盼望,所期望的,不然,不会如此这般的在意,不会如此这般的幸福。
今天我来给老太太送饭,看着老太太依旧在看着那张照片,我忍不住的问了:“老太太,这照片上的人是谁啊?”老太太好像没有料想到我会跟她说话,久久没有回话。我以为老太太会想平时那样,不回答我只是摇头。“你看”可能是太久没有和人交流,老太太的声音听着有些沙哑,我被突如其来的声音吓了一跳,定了定心,我顺着老太太手指的方向看去。老太太指着那个笑容腼腆的女孩说“这个就是我,而这个”老太太指着那个笑容阳光灿烂的女孩微微一顿的说“这是我的爱人。”老太太轻轻的抚摸着照片上的笑脸,老太太好像有那么一点点害羞还有那么一点点紧张。见我不说话,老太太好像想到了什么,自嘲般地笑了笑,说“是不是很不可思议。”我知道老太太误会了我,连忙开口道“老太太,这没有什么,相互喜欢就够了,虽然我没有看到过你们相处的样子,但是看您的表情,您和您的爱人一定很幸福”老太太猛抬起了头,一脸不可思议的看着我的脸,盯了一会儿发现我是认真的,便笑了“如果当时我们能遇到像你这样想的人,或许我们便不会这样了。”我看着老太太脸上的忧伤,想到了什么,便问“那老太太,您的爱人为什么不来看您呢”老太太摇了摇头“小姑娘,我给你讲一讲我俩的故事吧”

良人属我
by焦婆婆
[楔]
每个女生在还是懵懂无知的孩童时代时,一定幻想过自己以后会嫁给王子,就像童话故事一样,只是有的女生一定没有料到,自己以后喜欢的会是同身为公主的她。而我想把我的故事写下来,一个关于同性恋的故事。都说男追女隔层山,女追男隔层纱,那么同追直呢?同追直隔得是整个社会。她不过就是喜欢上了她,她没有做错什么。那些人不过是在羡慕,羡慕这样的爱情,这种可以摆脱世俗的爱情,这种纯粹的感情,嫉妒这些可以为了爱跟社会斗争的人。不过就是恰好喜欢上了跟我一样的你,不过就是错了性别,还好,良人属我,我亦属良人。